我有一个很喜欢的男孩子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男孩子。
其实他已经不是男孩子了,他已经是个大人,是个男人了。
我私下里介绍他,都叫他“钱先生”。但是我其实不能够用这样的称呼。
从来没有当面称呼过他的名字,当然他也没有。
在微信里叫他致元,背地里和死党叫他裕璁。比起他的现名,我更喜欢这个先天自带的名字。喜欢这个王字旁,代表了他的珍贵。
他实在是处世过分的温柔了,明明就不喜欢我,还要陪着我聊天。
明明我可以忍着不去打扰他的,你看我现在做得多好。
我本来也不应该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也不应该占用你的时间,浪费你的生命,惹你不开心。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却被我搞砸了。
都被我搞砸了。
伤害了我最喜欢的人。

十五(三)

理性,是最重要的东西。
其实人是有多面性的,不可以偏概全,更不可企图用一个测试来纵观全局。但是这不代表了解一个人就非要靠感性,依靠玄学。
与人交流多麻烦,揣测别人的心境,给出不符合自己的答复。但是人既生于世,就要学会这些方法。我讨厌这个,但是我坚定地支持这种方式。
「你没有朋友吗?」这样的话,我已经不止在一个陌生人那里听到过了,大概是旁观者清。「朋友」究竟有什么定义?我也不知道。
执着于找一个soulmate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我的人就是我自己,最了解我的人也是我自己。与其抱着虚无缥缈的希望去找一个这样的灵魂伴侣,还不如多找点时间,好好地和自己说说话。
我心中埋藏着无数的疑问,「为什么」「...

十五(二)

我,十五岁

咸鱼,失去梦想

「社会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啦」,麻木不仁无动于衷

「我无法改变世界所以我不要待在这里啦」,懦弱无能无所事事

「可笑可笑」,只能笑着挥挥手上的笔,「怎么可能有班超的勇气?」

难堪尴尬,做事不经大脑

不断循环,循环,循环重复

「生日啦,对不起」

「做什么都无所谓啦」

「只有疼痛给予人存在的感觉」

「可是我失去了疼痛的感觉」

丧失自我

步调匆匆

成为那样的人

热衷正义,心系人民,日复一日抱着键盘抨击
最后破罐子破摔,掩耳盗铃

「我看不见就不存在」

这不也是人间哲学,世界真理?

“那么努力的想拥住光明,那么努力的挣脱黑暗。”

“可是,”

“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么?”

“你就是那个黑暗啊。”


“难道世界上有光明吗?”

“不过是被黑暗笼罩住的假象罢了。”


“盲者啊,看看你的身后,”

“就是与你相对的光明啊。”


“只是这个光明,这个可耻又可笑的光明,”

“终究是有代价的。”

“有人类的地方,就有黑暗。”

“这个世界,只可能是灰色的。”

“而我能做的,只是旁观而已。”

“你的心脏是怎样的呢?“


“心脏?”

“我没有心脏。”


“太可惜了,”

 “还想看看来着。”


“若是这种叫心脏的东西是属于我的话,”

 “不会让你抢走的。”

“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可是”

“你连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笨蛋。”

“为了你这辈子都看不见的东西,” 

 “值得付出这些代价么?”


“连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不能守护好,”

“这个人生有什么意义?”

“若是这样的话,”

“迟早有一天,”

“我自己,也会被别人所夺去吧。”


如果有东西被别人抢走了,自己却软弱得不像话

结果要么被别...

一些看似很重要的人啊

到最后看起来也没那么重要

谁知道呢

就像别人说的

“世事无绝对”

但是这句话不就是绝对了吗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吃货,因为小时候跑进商场总是什么都想吃

直到有一天走进一家甜品店,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突然什么也不想吃了。

我才明白,哦,原来我并不喜欢吃东西。

只是

小时候家里不买吃的,所以才一直想着吃吃吃

一直得不到,所以一直想要

现在伸手就能得到了,反而又不想去要了


做错了事情,下意识去说“对不起”。

然而换来的是一句“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有礼貌,做错了事要道歉”呢?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