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二)

我,十五岁

咸鱼,失去梦想

「社会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啦」,麻木不仁无动于衷

「我无法改变世界所以我不要待在这里啦」,懦弱无能无所事事

「可笑可笑」,只能笑着挥挥手上的笔,「怎么可能有班超的勇气?」

难堪尴尬,做事不经大脑

不断循环,循环,循环重复

「生日啦,对不起」

「做什么都无所谓啦」

「只有疼痛给予人存在的感觉」

「可是我失去了疼痛的感觉」

丧失自我

步调匆匆

成为那样的人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